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TDLTE逢天时地利人和只待时间窗口之东

时间:2019-02-27 18:45:5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TD-LTE逢天时地利人和 只待时间窗口之东风

C114讯 10月9日特稿(于艺婉)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日程安排,从今年三月开始进行的TD-LTE第一阶段规模技术试验于9月底收官。第一阶段系统侧的测试内容包括核心、承载、无线、终端和安全五个部分,其中无线测试是TD-LTE规模外场测试的核心内容。海思、创毅视讯、高通以及后期进入的altair、sequans、中兴微电子等终端芯片都参加了第一阶段的单模测试。

从目前的测试情况来看,整体进展比较顺利,TD-LTE的技术性能和产品能力得到了实际环境中比较全面的验证,在一系列与络部署相关的重要环节上积累了经验,发现并解决了不少问题。当然,作为刚进入规模建设和测试阶段的产品,后续还需要在发展中不断优化完善。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说。

工业和信息化部于2010年12月批复同意TD-LTE规模试验总体方案,由中国移动承担上海、杭州、南京、广州、深圳、厦门六城市TD-LTE规模技术试验和北京演示建设。共有11家厂商参加了2010年底之前在北京顺义进行的研发技术试验,在第一阶段的规模试验中,华为、中兴、大唐、诺基亚西门子、上海贝尔、摩托罗拉、爱立信、普天、烽火、新邮通也悉数参加。总体看现阶段的TD-LTE系统设备已经接近了FDD初期商用的能力。

TD-LTE的天时地利人和

TD-LTE是我国主导的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国际标准TD-SCDMA的后续演进技术,具有传输速率高、时延短、频谱效率高等特点。2010年10月,我国主导的TD-LTE增强型成功被国际电联确定为4G国际标准,这是我国通信引领世界的一次历史性机遇。

王建宙董事长曾说过TD-LTE恰逢天时、地利、人和。黄宇红说。所谓天时,就是TD-LTE与FDD LTE在国际上处于共同发展的时期。移动互联的方向是明确的,市场需求会推动技术更快向前演进。

所谓地利,我国的产业能力已经成长起来,TD-LTE的市场需求是存在的,而国内企业的产业能力已为此做好了准备

TDLTE逢天时地利人和只待时间窗口之东

。TD-SCDMA 3G络的成功部署,不仅夯实了包括华为、中兴等国内企业在产业链中的地位,还吸引了更多国际厂商的参与。

所谓人和,整个产业都非常支持TD-LTE发展,很多国际运营商对于TD-LTE也都有明确的需求。黄宇红说。正是由于国际运营商的需求,由中国移动、印度Bharti、日本软银等多家国际运营商在2011年巴塞罗那大会期间发起成立了GTI(TD-LTE全球发展倡议)。现已有31家运营商加入GTI, 超过32家国际运营商建立了试验,5家运营商公开宣布TD-LTE商用络建设。

亟待明确时间窗口

在国家有关部委的带领下,TD-LTE已经初步形成由中国企业主导、全球主流企业广泛参与,包括系统、终端、芯片、测试仪表企业等在内的完整产业链。

2010年,中国移动建设的TD-LTE演示相继在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上亮相,基于TD-LTE的移动高清会议、即摄即传等业务广受关注。在2011年8月的深圳大运会上,基于TD-LTE络的即摄即传系统和移动媒体采访车都运用到了大运会电视直播中。

尽管TD-LTE一直在向前推进并拥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但全球推广的形势仍旧非常紧迫。美国运营商Clearwire就很着急。9月15日,中国移动和Clearwire联合宣布,双方将进一步推进TD-LTE终端设备的开发工作,这也证实了Clearwire准备将TD-LTE技术纳入其4G络的意愿。Clearwire希望借TD-LTE增加投资者的信心,所以,他们更关注什么时候规模能做大,成本能降低。

虽然TD-LTE已经有了多家国际运营商的支持,但目前总体络规模较小。很多像美国Verizon这种主流运营商的4G重心仍旧在FDD LTE。没有足够的市场预期成为整个TD-LTE产业链的困惑。如果TDD一直做不起规模,产业发展所需要的资源和信心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在这个问题上,北京邮电大学曾剑秋教授表示:在TD-LTE的不断验证、试验中,我们已经解决了同频干扰等世界性难题。但是,如果我们没有一个TD-LTE明确的时间表,自己不真正推进,就会遭到别人的质疑。曾剑秋甚至提出,TD-LTE的推动以及我国主导的TD-LTE增强型4G国际标准应纳入国家战略。

其实,TD-LTE可以从FDD LTE的推动中汲取经验。Verizon从2009年就宣布他们将于2010年年底启动4G络,又在2010年中向外界渗透了覆盖38个城市、1.1亿人口的建设规划。Verizon的合作伙伴在指定时间内完成了商用络的建设,目前,Verizon已经拥有5款LTE、2款PAD、2款数据卡以及2款Mi-Fi产品供用户选择。

上马TD-LTETD-SCDMA发展停止

与TD-SCDMA相比,TD-LTE在国际上的形势可以说是更为有利,但是,整个TDD LTE的推动进程仍旧是落后于FDD LTE。从Verizon的发展上就可见一斑,FDD LTE已经推出了可商用的终端,而TD-LTE商用终端还有较大差距。

我们看到TD-LTE跟TD-SCDMA相比,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局。现在,TD-LTE终端的商用芯片还没有出来,可以一边磨合、一边等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既不要揠苗助长,也不要犹豫彷徨。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说。

芯片企业也在积极努力。中兴将推出TD-SCDMA/TD-LTE多模芯片,全球首款TD-LTE/TD-SCDMA/GSM多模原型机也于深圳大运会期间亮相。包括联芯、展讯、重邮等芯片厂商也在研发TD-SCDMA/TD-LTE多模芯片。黄宇红说,这说明大家应该达成了一种共识,推进TD-LTE并不等于TD-SCDMA就不发展了。

TD-LTE的逐步推进,吸引了更多了国际厂商加入到这个阵营,一方面构建起更加完善和健壮的产业链,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更加重视民族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通过TD-LTE规模技术试验,我们看到国内企业在TD-LTE做得快也做得好。以我国比较薄弱的芯片为例,已看到表现很不错的国内企业。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中国企业会被国际冲击。

TD-LTE也的确为中国的产业打开了一扇门。华为与波兰Aero2于去年11月签署商业络合同,为后者推出了LTE TDD/FDD融合商用络。和黄Hi3G合作的瑞典LTETDD/FDD融合商用络中,采用了中兴通讯SDR平台以及统一的核心和管平台,实现了TDD/FDD共模组,今年5月4日,中兴通讯100%通过了瑞典Hi3G第一阶段的验收测试。

这两家中国通信业最具代表性的企业近日又共同斩获了当前全球最大的TD-LTE商用络合同,为日本软银建设覆盖日本90%人口和区域的TD-LTE络。大唐移动也在欧洲和非洲等地开启了TD-LTE试验的相关工作。

在TD-LTE国际化发展方面,中国移动积极发挥运营商的独特作用。 通过主导发起GTI(TD-LTE全球发展倡议),构建起了国际运营商共同推动TD-LTE发展的平台,同时也锻炼了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能力。黄宇红说,在GTI中,中国移动积极把TD-LTE的信息、经验分享给更多的国际合作伙伴,共同解决各类关键问题,致力于与整个产业链一起将TD-LTE做大、做强。

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